阅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攻略女帝:太监最风流在线阅读 - 第33章 陛下,你要谋杀亲夫吗?

第33章 陛下,你要谋杀亲夫吗?

        “陛下,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在我心里,你便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独一无二,风华绝代!”

        “皇后也罢,安玉香三位美人也罢。与你相比,他们简直不值一提!”

        杨冬深情款款,眼眸里似有繁星。

        姬紫月呼吸一滞,苦苦抵抗的藕臂,倏地僵住。

        杨冬抓住机会,一举解开女帝的龙袍,露出深藏其中的红绸肚兜。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紫月,不知从何时起,我的心里便全是你的影子。”

        “我喜欢你,你呢?”

        姬紫月的面庞上,逐渐蒙上一层醉人的酡红。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小冬子他,居然还有如此文采。

        她身为帝王,见过的才子如过江之鲫。可却偏偏没有一个,能留在她心底。

        看着姬紫月逐渐迷乱的凤眸,杨冬自知时机成熟。

        立刻俯身下去,含住了那诱人的樱桃小嘴。

        入口芳香甘甜,如琼浆玉液。

        正当他打算,再进一步,探索这位大周女帝时。

        忽然,一阵窸窣脚步声,由远及近。

        杨冬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胸口被重重一拍。

        那柔弱无骨的玉手,竟爆发出雷霆万钧之势!

        姬紫月,你要谋杀亲夫么?

        杨冬嘴角微抽,整个人仰面倒飞了出去。

        另一边,女帝飞速整理龙袍,绝美的面庞上,再次写满威严。

        在杨冬落地的同时,书房的门,恰好被一只素手推开。

        “嗯?小冬子,你怎么……”

        “陛下?”

        青鸟神色微怔,疑惑望向女帝。

        女帝轻咳一声,香腮上还残存着几分红晕。但语气却格外的冰冷。

        “小冬子口不择言,朕不过是随手教训一番。”

        “对了,那火药你可取来了?”

        青鸟立刻从怀中,摸出一个油纸包。思索片刻,当着女帝面前打开。

        看着青鸟手里那团黑色粉末,女帝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怀疑。

        “你确定,这便是小冬子所言的火药么?”

        青鸟微微颔首,脸上同样满是疑惑。

        “陛下,这的确是那位鲁老交给属下的,他说这便是小冬子托他所作。至于是不是火药,他也并不知晓。”

        “小冬子,你给朕解释一下!”

        杨冬揉着胸口,强撑着站起身子。

        他走上前,拿起油纸包认真端详。

        一硫二硝三木炭,肉眼看来,比例应该没问题。

        只是目前大周没有白糖,故而添加些了红糖。至于能不能增加威力,杨冬也说不好。

        看来有时间,得抽空告诉鲁老,如何进行红糖提纯了。

        他如此想着,接过油包重新包好,而后指了指书房外的院落道:

        “陛下,此物的确是火药,虽然分量不多,但也有一定的危险性。”

        “出于安全考虑,可否请您挪步花园之中。”

        女帝柳眉微蹙,就这一小包的黑粉磨,还有一定的危险性?

        小冬子这家伙,不会是在故弄玄虚吧?

        但本着对于杨冬的相信,她还是微微颔首道:

        “罢了,朕随你出去便是。”

        ……

        书房外,有一处面积不大,但极为精致的花园。

        平日里,女帝最喜在其中散步,花团锦簇,彩蝶翩飞。

        杨冬心里很清楚,这么一小包火药,爆炸威力不会多大。但若是不慎引燃了易燃物,那乐子就大了。

        毕竟整个大周的建筑,如今还是以木结构为主。

        稳妥起见,他才邀请女帝移步花园。

        在清理好周围的易燃物后,杨冬扯下袖口的一串布条,当做是引线,一路引到油包的内部。

        又掏出火折子,轻轻一吹,橘红的火苗缓缓冒出。

        “过会儿或有火焰冒出,陛下莫要担忧。”

        他提醒一句,然后小心翼翼的用火折子引燃布条。

        布条燃烧的不快,足够他躲到的安全的地方。

        在众目睽睽之下,布条上的火焰,终究是燃上了油纸包的边缘。

        几乎便是同一时刻,被引燃的油纸包突然爆开,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团篮球大小的火球。

        但仅仅是一瞬,火球消失,只剩下阵阵白烟,散发着硫磺的味道。

        “这便是你口中那威力无穷的武器?”

        “小冬子,朕知道你一心为朕,但此等玩笑,莫要再开。”

        “不过此物也并非毫无作用,若是能燃于夜空中,或许会是一道盛景。”

        姬紫月居然能通过火药,联想到烟花?

        果然女人对于美丽的事物,有着一种天然的向往。

        不过就这么看轻火药,你也太小瞧小爷了吧?

        杨冬淡淡一笑,开口道:

        “敢问陛下可见过水患?”

        水患?

        女帝柳眉微蹙,她不知杨冬为何突然发问,沉吟了片刻道:

        “朕六岁那年,京城也发过水患。”

        “河水暴涨,冲垮无数房屋,气势滔天,着实可怕!”

        “由此不难想象,如今的洛州该是一片何等惨状!唉……那都是朕的子民,如今却流离失所。每思及此,朕寝食难安!”

        “陛下,此乃天灾,非人力所能抗衡。只要您心系百姓,百姓自会理解。”

        杨冬宽慰一句,又道:

        “不过陛下您方才自己也说了,水患极为可怕。”

        “可水患之水,与茶杯之茶,其实并无二致。只是因为水量巨大,所以才可怕!”

        “火药亦是如此,区区一小包,不过是团火球而已。可陛下试想一番,若是十包,一百包火药同时引燃,那将会是怎样的场景!”

        女帝陷入了沉思,不多时,威严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凝重。

        她盯着杨冬,语气极为严肃。

        “小冬子,火药的配方,你可曾告知于旁人?”

        “陛下多虑了,此乃我赠予陛下的礼物,岂会告知旁人?”

        杨冬微微拱手,脸上浮现出一丝洋洋得意。

        “如此甚好!”

        女帝神色一松,威严的面庞上,浮现出极为满意的神态。

        “小冬子,你对朕如此忠心耿耿,朕心甚慰。”

        “有了火药,大周的军力将上升不止一档。”

        “小冬子,你想要什么赏赐?即便是封侯拜相,朕也许你!”

        此言一出,站在一旁的青鸟脸色大骇。

        如此年轻,陛下便许诺封侯拜相?

        这皇恩也太浩荡了吧?

        谁知,杨冬却极为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对封侯拜相不感兴趣,也不需要陛下的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