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33 章纨绔:控诉爸爸的恶行

第33 章纨绔:控诉爸爸的恶行

        “谢谢!”

        陆铮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抖了抖身上的礼花抱着孩子落座。

        “我们还担心你不来呢!生日快乐!”

        陈泽递给他一个精致的礼盒,他们也算认识很久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陆铮接过礼物,眼角微挑略带探究的看着他。

        “跟你前后脚。”

        陈泽其实不知道今天是他生日,以前也没听他提过,被邀请过来时还有点懵。

        在他眼里陆铮还是个挺仗义的人,临时去挑的礼物也不知道合不合他心意。

        “谢了!”

        陆铮打开礼盒里面是一条男士珠宝项链,某大牌的珍藏款很有收藏价值。

        其他人也纷纷送了礼物给他,十几人份的礼物不算多,但也堆满了整张沙发。

        沅沅看着大家都给爸爸送了礼物,尴尬的抠着手指。

        也没人告诉她要准备礼物啊!

        “你怎么了?”

        陆铮发现她屁股不停的在自己腿上挪动,像是扎了刺儿似的坐立难安。

        “我没有带礼物…”

        沅沅尴尬的捏捏自己的耳朵,她也应该给爸爸送点什么的。

        “你还是小孩子,不需要送礼。”

        陆铮领受到了她的心意,这点就够了。

        她就是自己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庄园地处郊区远离喧嚣,夜幕降临草坪上的地灯亮起,凉风习习吹散了夏日的燥热。

        李琰安排了露天晚宴,五星级餐厅首厨现场烹饪,从酒窖取了珍藏红酒为他庆生。

        小家伙捧着果汁坐在宝宝椅上,吃着自己小碗里的饭菜。

        酒过三巡,大家醉意渐浓。

        露天草坪上摆放着一架钢琴,刚才弹奏的乐者已经到点离开。

        “阿铮,我记得你以前也学过钢琴。”

        李琰有些醉了,模糊间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的陆铮学过不少才艺,街舞和弹钢琴是他最拿手的,以前还在他家表演过。

        “好多年没碰了,现在早都手生了。”

        陆铮觉得有点久远了,他快有五年没碰过钢琴。

        “去试试…”

        李琰手里拿着酒杯指了一下钢琴的方向,指节上的戒指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碎光。

        “铮哥,你还会弹钢琴呢?”

        “给大家露一手呗!”

        “……”

        大家和他认识时间没有李琰长,对他的过去自然也大不清楚。

        只是他的脾气和性格很难让人把他和钢琴联想,如果非要选一种音乐,他或许更适合摇滚。

        “爸爸,我也想听。”

        一旁的小家伙也跟着起哄。

        陆铮喝的有点多,在这种气氛下也很容易被鼓动。

        当他坐在琴架前,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弹什么。

        思考片刻他的指尖摁下琴键,悦耳的琴音随着他修长的指节倾泻而出。

        他弹奏的是《梦幻曲》,小时候初学时只觉得浪漫梦幻,从中能感受到童年的那份纯粹和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此时再弹心境又发生了改变,回想起破碎的童年,夹杂着一丝无奈与酸楚,让人能品出淡淡的哀伤。

        一曲弹完,一朵向日葵突然闯入他的视线,明黄色鲜艳的色彩,能从视觉上让人感觉到明媚。

        “爸爸,送给你!”

        这是用来布置场景的鲜花,被孩子从花泥里拽了出来。

        “谢谢!”

        陆铮收下孩子的赠礼,黄色是充满阳光希望的颜色,点燃他枯竭的内心。

        贫瘠的土地从此生长出新的向日葵。

        “好!”

        大家很捧场的给他鼓掌,纵使他许久不曾弹琴,很多地方不够完美,也会被友情和亲情包容。

        陆铮抱着孩子和大家一起坐在草坪上看星星,心底的云层被拨开,他试着和以前的自己和解。

        这是他近十年来过的最热闹最开心的生日。

        天边炸开彩色的烟花,孩子坐在他怀里开心的晃脑袋。

        他的二十二岁迎来了新的起点。

        欢乐过后第二天一早就开始头痛,昨晚一时高兴酒喝的太多,晚上回来又冲了个凉水澡。

        陆铮现在浑身酸痛无力,像是被人打了一顿似的。

        “爸爸,你怎么了?”

        沅沅是被他烫醒的,摸着他滚烫的脸颊,瞌睡虫都被吓跑了。

        爸爸热的快熟了!

        “头有点痛…”

        陆铮感觉眼皮很重,只能看到孩子模糊的重影。

        “你是不是生病了?”

        沅沅摸了摸他的眼皮,上面泛着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嗯……”

        陆铮闷闷的应了一声,孩子的手凉凉的,放在他脑袋上很舒服。

        “爸爸,那我们快去看医生。”

        沅沅站起来拉着他的大手,试图把他从床上拖起来。

        “没事儿,我躺一会儿就好…”

        陆铮完全没有力气起来,被子突然掀开一个角让他感觉有冷风灌了进来。

        “爸爸…”

        沅沅拉不动他,无措的坐在床边,撅着屁股把被子给他盖好,趴在他胳膊上眼巴巴的望着他。

        嗡——

        陆铮放在床头的手机震动,是冯暖的电话。

        “沅沅,你帮我接一下…”

        小家伙听话的去拿手机,划开了接通键。

        “阿铮,你和孩子最近怎么样了?”

        听到是奶奶的声音,沅沅眼里燃起一抹亮光,连忙向她求助。

        “奶奶,爸爸生病了,身上好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听到儿子生病,冯暖的语气立马紧张起来:“是不是发烧了?什么引起的?”

        “我不知道,我想带爸爸去看医生,但我力气太小了拉不动他。”

        沅沅握着爸爸滚烫的手,内心焦躁不安,希望有人可以帮帮自己。

        “阿铮,你现在能听到吗?我上次买了退烧药放在医药箱里,你先起来冲一包喝,然后…”

        冯暖还话没说完,就被从远处跑来的女儿撞了个满怀。

        他们一家三口现在正在普吉岛旅游,林瑶撒娇的声音透过听筒穿了过来。

        过了两分钟,她似乎才想起来自己在通电话,又叫了一声陆铮的名字。

        “我知道了…”

        陆铮应了一声,抬手准备挂电话,不想继续听下去。

        “对了,下周瑶瑶过生日,你带着沅沅一块儿来a市玩儿,咱们一家人许久没聚,瑶瑶也想见见哥哥。”

        冯暖语气里满是宠溺,对女儿格外温柔。

        “哥哥…”

        林瑶也在妈妈的暗示下不情不愿的叫了一声。

        她对陆铮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小时候他对自己很凶,爱乱发脾气。

        一点都不像别人的哥哥那样爱妹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